卫星图像显示了新疆已遭破坏和和未遭破坏的宗教场所。 PHOTOS FROM WILLIAM GOURLAY, TAMAR MAYER, THE NEW YORK TIMES AND BAIDU MAPS. SATELLITE IMAGES FROM MAXAR TECHNOLOGIES, AIRBUS, LANDSAT AND COPERNICUS VIA GOOGLE EARTH

就在10年前,成千上万的朝圣者还会乘坐大巴、黄金屋小说(zhao256.com/wp-admin) 灵异,乡村,穿越,言情,恐怖,小汽车和驴子,或步行前往中国西部边境沙漠中的伊玛目阿西姆圣陵。他们艰难地穿过沙丘,跪在供奉伊玛目阿西姆(Imam Asim)的圣地。

伊玛目阿西姆是一位穆斯林圣人,一千多年前,他帮助推翻了统治这里的佛教王国。这些虔诚的信徒是维吾尔人,一个大多为穆斯林的少数民族,他们经常参加这里每年举行的祈祷丰收、健康和强壮婴儿的节日。他们在圣地周围和附近的木柱上绑上写有祈祷信息的布条。

他们喜欢在圣地边缘的游乐场娱乐,那里有魔术师、摔跤手和乐手招待来客。他们聚集在讲故事的人身边,听他们讲述古老的故事。“不仅仅是朝圣。这里有表演者、游戏、食物、给孩子们准备的跷跷板、诗歌朗诵,还有一个讲故事的区域,”明德学院(Middlebury College)教授塔玛·迈尔(Tamar Mayer)说。

他曾在2008年和2009年为了研究前往伊玛目阿西姆圣陵。“当时那里依然人山人海,充满生机。”
即使在那时,当局也在试图用关卡来限制圣陵的人群。到2014年,朝圣几乎完全被禁止。到去年,圣陵的大部分已被拆毁。曾经环绕陵墓、悬挂祈祷旗的木栅栏和柱子已被拆除。

卫星图像显示,现场一座清真寺被夷为平地。剩下的只有标志着伊玛目阿西姆坟墓的泥砖建筑,在废墟中似乎完好无损。

伊玛目阿西姆之墓的卫星图像对比图。
伊玛目阿西姆之墓的卫星图像对比图。 SATELLITE IMAGES BY MAXAR TECHNOLOGIES

近年来,中国当局关闭并拆除了新疆各地许多重要圣所、清真寺和其他圣地,这些地方长期以来保存着当地穆斯林的文化和伊斯兰信仰。关闭和铲除这些地点,是中国将新疆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中亚民族转变为共产党忠实追随者的更广泛行动的一部分。这一同化运动导致数十万人被拘禁在教化中心。

堪培拉研究团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简称ASPI)发布的新报告系统评估了近年来对宗教场所的破坏和改造程度。它估计,自2017年以来,新疆全境约有8500座清真寺被完全拆除,超过政府所说的该地区清真寺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这确实显示出一场自文化大革命以来所未有的拆毁和清除运动,”该所研究人员、此次分析的负责人内森·鲁瑟(Nathan Ruser)说。文化大革命是1966年毛泽东领导下爆发的一场长达十年的动乱,在此期间许多清真寺和其他宗教场所被摧毁。

THE NEW YORK TIMES

ASPI对新疆533个已知的清真寺地点进行了随机抽样调查,并分析了每个地点在不同时期拍摄的卫星图像,以评估其变化。它通过一项政府资助的调查和网上记录中抽取的382个地点的样本,研究了该地区的圣地、陵墓和其他宗教场所的状况。
中国政府驳斥了有关大规模拆毁宗教场所的报道,称其“颠倒黑白”,并表示重视对清真寺的保护和修复。中国官员指责ASPI试图诋毁中国,并指出该研究所从美国政府获得资金,证明其研究结果存在偏见。该研究所否认了这一说法,称其研究完全独立于资助者。当局严格控制新疆境内人员流动,并限制信息流出,导致很难评估当地破坏的规模。《纽约时报》通过研究卫星图像和去年对南疆一些地点的访问,证实了ASPI报告中的许多细节。“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对这些地点的蓄意破坏,它们从任何方面来说都是维吾尔族的遗产,也是这片土地的遗产,”审阅了这份报告的伦敦大学(University of London)维吾尔音乐和文化专家雷切尔·哈里斯(Rachel Harris)说。

2008年节日期间,伊玛目阿西姆圣陵还包括一个游乐场和儿童游乐设施。
2008年节日期间,伊玛目阿西姆圣陵还包括一个游乐场和儿童游乐设施。 TAMAR MAYER

当局最近关闭或拆毁的许多圣地和陵墓体现了维吾尔人多样的伊斯兰传统。朝圣者参拜在当地被称为“麻札”的圣地时会带去食物供品、羊角和兽皮以示虔诚;或者带去布娃娃,表示他们希望得到一个健康的孩子。有些人花几周的时间从一个圣地去往另一个圣地。
大型圣地通常是一千多年前在该地区传播伊斯兰教的伊玛目、商人和士兵的陵墓。有些是几个世纪以来建造和重建的宏伟建筑群。但一棵树或一堆石头也可以成为圣地,为村民标示出一种神圣的存在。

400多年来,朝圣者们一直会聚集到新疆南部沙漠中的著名圣地奥达木,纪念一位将伊斯兰教带到该地区并与一个敌对的佛教王国作战的领袖。“如果你有一头驴和一辆车,你就会装上食物,然后花三周时间去圣地,”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研究奥达木和其他圣地及其状况的研究员莱恩·图姆(Rian Thum)说。“我只有在圣地才见过维吾尔成年男人哭泣。”但在1990年代,中国政府对新疆清真寺的扩张和圣地的复兴愈发紧张。官员们认为,朝拜者的集会是不受控的宗教信仰和极端主义的导火索,不满的维吾尔人发起的一系列反政府袭击也令当局感到不安。

2015年,在新疆喀什老城未修复的部分,一名维吾尔宣礼者在清真寺屋顶上召唤晚祷。
2015年,在新疆喀什老城未修复的部分,一名维吾尔宣礼者在清真寺屋顶上召唤晚祷。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在经过改造的喀什老城,一座关闭的清真寺。顶部的新月已被移除。
去年在经过改造的喀什老城,一座关闭的清真寺。顶部的新月已被移除。 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在喀什,一座被破坏的清真寺内部,这里已变成了酒吧。
去年在喀什,一座被破坏的清真寺内部,这里已变成了酒吧。 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喀什商业街上,一座清真寺变成了商店。以前的清真寺是右边有黑色标志的建筑。
去年,喀什商业街上,一座清真寺变成了商店。以前的清真寺是右边有黑色标志的建筑。 THE NEW YORK TIMES

当局于1997年禁止了奥达木的节庆和朝圣活动,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关闭了其他圣地。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游客悄悄来到这里参观。“一个维吾尔人设法参拜了奥达木,并且告诉附近的一些村民她去过,他们听了开始哭泣,还有人向她索要外套上的尘土,”图姆回忆。“这让人感觉到这个地方对人们有多重要,即使他们不能去参拜。”

关闭和禁止参拜这些圣地之后,政府开始了更严厉的行动。奥达木圣地孤零零地矗立在沙漠中,距离最近的城镇大约50英里,到2018年初,它被夷为平地,维吾尔最重要的文化遗产之一就此消失。当时的卫星图像显示,该圣地的清真寺、礼拜堂和守卫者曾经居住的简陋房屋被铲平。朝圣者曾经把肉类、谷物和蔬菜放在巨大的烹饪锅里,由圣地的守卫者煮成圣餐,目前这些大锅的下落已经无人知晓。

奥达木圣地的卫星图像对比图。
奥达木圣地的卫星图像对比图。 SATELLITE IMAGES BY MAXAR TECHNOLOGIES

“你看到的是一场真正的行动,似乎是在有意识地破坏对于维吾尔人来说很重要的地方,正是因为它们对维吾尔人来说很重要,”图姆说。某些情况下,政府以发展为名拆除了清真寺。去年,时报记者造访新疆南部的和田市时发现了一所新公园,卫星图像显示,直到2017年底,那里还有一座清真寺。我们在该市还找到了另外四处曾经是清真寺的地点,现在都变成了新公园或空地,其中有一处清真寺已被拆除了一半。和田市一处主要的大清真寺仍然存在,只不过参加活动的只有一小群人,哪怕是在周五的祈祷。在新疆南部的主要城市喀什,位于市中心的几乎所有清真寺似乎都关闭了,寺里堆满了积灰的家具。一处清真寺已经变成酒吧。

“就像正在失去身边的家人一样,因为我们的文化被夺走了,”来自喀什的维吾尔族研究生马木提·阿卜都热衣木(Mamutjan Abdurehim)说,他目前生活在澳大利亚,一直在寻找还在新疆的妻子的消息。“就像我们的一部分血肉和躯体被移除了。”并非所有宗教场所都被夷为平地。一些已经成为官方旅游景点,不再是朝圣地,比如喀什著名的阿帕克霍加墓(Afaq Khoja Mausoleum)。喀什市郊一处规模庞大的维吾尔族公墓目前还幸存着,很多人举家来到这里扫墓,表达他们的敬意。维吾尔人指出,在过去几十年里,这些陵墓被摧毁又重建过,还有重生的机会。但他们仍对近来根除行动的规模感到恐惧。“这样的镇压力度让人非常震惊,”阿卜都热衣木说。“包括我在内,很多想要保持希望的维吾尔人都十分悲观了。”

去年,在喀什的一个穆斯林墓地,一个维吾尔族家庭在一个亲戚的墓前。
去年,在喀什的一个穆斯林墓地,一个维吾尔族家庭在一个亲戚的墓前。 THE NEW YORK TIMES